http://daoxiaodao.site

为什么插得越快叫的越快,为什么跟情人越做越想

发布时间:2020年2月20日 19:20:46

低xiōng的睡衣,粉颈以下露出白晰细嫩的酥xiōng。

    春华知道这两位青春玉女都是表叔今晚为他安排床上娇娃。所以并不急着对她们动手动脚。

    而是静观其变,由她们主动服侍。

    两位女孩子各捧着一杯汽水和清茶坐到春华身边齐声亲热地问道:

    『华哥,你喝汽水或者喝清茶呢﹖』『喝茶吧﹗』春华说着就伸手想接阿苹手里的清茶。阿苹把没有捧茶杯的手捉住他的手笑道:

    『华哥,不用你动手嘛﹗』说完,就含了一口茶,向春华递来口杯。春华吻住阿苹的樱唇,阿苹就把嘴里的清茶慢慢度入他的口中。四片嘴唇交接的时候,春华禁不住伸手把阿苹滑美可爱的酥xiōng摸了一下。

    春华把嘴里的茶吞下去,另一边的阿香也递过来一口清茶。

    春华一边吸入阿香小嘴里的清茶,一边也伸手去抚摸她的rǔ房。

    喝完两块杯清茶,春华左拥右抱两位活色生香的娇娃,把手伸到她们的酥xiōng,穿过rǔ罩,捉着她们的rǔ房摸捏玩弄着。

    『华哥,你喜欢摸我们的xiōng部,我们就把睡衣脱下来,方便你来摸吧﹗』阿苹说着就和阿香一齐站起来把身上的睡衣脱下来,每人身上祇剩一条薄纱的内裤和一副rǔ罩。

    俩人在春华面前做了几个类似舞蹈的优美动作,让春华欣赏过她们三点式的美妙姿态。

    才把xiōng围的扣子解开,让两对羊脂白玉般的rǔ房暴露出来。

    阿香一手搭在春华的肩膊,一手抚着他上衣上的钮儿,说道:

    『华哥,我们帮你把衣服脱下来好吗﹖』春华点了点头,两位女孩子便一齐动手,把春华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脱下来。

    祇一会儿工夫,春华的身上已经剩下一条短裤了,阿苹双手扯着他的裤腰准备把他的裤子褪下的时候,春华忽然喝止道:『且慢﹗你们对还没有脱完,为什么要把我脱光呢﹖』阿香和阿苹相视一笑,双双把她们身上最后的一件遮住要害的底裤除下来。这时,两位女孩子的肉体便一丝不挂地赤裸在春华的眼前。阿香的yīn毛很浓密,黑呼呼的漫布了两半大yīn唇和隆起的耻部。

    阿苹却一根耻毛也没有。饱满的yīn阜光脱脱,白雪雪的。粉红的小yīn唇深陷在一道裂缝里。

    春华正在先生这两具各具特色的销魂洞,他的底裤已经被阿香褪下。

    阿苹一把握住那根一柱擎天的肉棍儿,笑道:『阿香姐,华哥的ròu棒好大哟﹗呆一会儿定插得你死去活来哩﹗』『死阿苹,如果我受不了,难道你就受得了吗﹖华哥,叫她让你试一试大ròu棒﹗』『才不怕哩﹗华哥的ròu棒子虽然大,但是他一定会疼惜我,慢慢地把我们玩得舒舒服服,华哥,你说是不是呢﹖』阿苹说着,还向春华抛了过媚眼儿。

    春华笑道:『是呀﹗你们都是那么青春美丽逗人爱,我对你们两个都是一样喜欢,我先去冲洗一下,然后再和你们玩个痛快吧﹗』阿香和阿苹异口同声地说道:『我们一齐陪你去洗吧﹗』春华左拥右抱着两位赤身裸体的娇娃走进浴室。一路走,一边伸手去抚摸她们浑然不同的yīn户。

    两个女孩子对他的侵袭毫无躲避,祇是嘻嘻哈哈地叫痒。到了浴室,则殷勤地服侍他沐浴。

    春华自然是少不了要大肆手足之欲,把两位光脱脱的女孩子摸奶儿挖ròu洞无所不为。

    春华想把粗硬的大yáng具塞入阿香的yīn道里,但是阿香争扎着不让他插进去。春华捉住阿苹,阿苹也不肯让他玩。

    她挣扎着说道:『姐妹们教落,不能带水玩,会生病的,你先放过我,等抹干净了,才到床上让你玩啦﹗』春华祇好放开她。两位女孩子帮他冲水抹身,拥着他一起倒在软绵绵的大床上。

    她们先吻过他的腮边,又吮吸过他的奶头。接着头向着他脚的方向猫在他身体的两边。

    用两条丁香小舌舔弄一柱擎天的大yáng具,而且轮流把guī头衔入小嘴里舔吮。

    这样的姿势,自然把两个雪白细嫩的臀部昂在春华的眼前。

    春华边享受着guī头上传来两位女孩子的唇舌带给他的乐趣,一边还可以把双手抚摸她们的嫩腿和粉臀。他把两位娇娃的yīn唇轻轻拨开,仔细观察迷人小ròu洞的内容。虽然们她们都已经不是处女,但yīn道口仍然是色泽鲜润。

    他把一对手指分别探入粉红色的迷人小洞,觉得里头湿润而且紧窄。阿香的yīn道比较深长,他要用力把指头插进去,才能触及她的子宫颈。阿苹的yīn道比较浅短,插入一个手指的长度,就已经到底了。

    阿香回头对春华笑道:『华哥,你先别挖我们嘛﹗让我们先把你吸一次出来,然后我们再轮流让你玩出一次,好不好呢﹖』春华笑道:『这个主意挺不错呀﹗就照你的意思玩吧﹗』于是春华祇把手指插在两位女孩子的yīn道里,不再挖弄她们,让她们专心舔吮他那条粗硬的大yáng具。过了一会儿,春华的guī头爆浆了。白花花的jīng液喷了阿香一脸。

    她赶紧把guī头含入嘴里,让继续喷出的jīng液射入她嘴里,并吞食下肚。

    阿苹则把喷在阿香脸上的jīng液一滴不留地舔食了。

    接着,阿苹又把软小的yáng具含入嘴里吮吸。

    阿香则坐在春华身边挺着一对一对坚挺如竹笋般的rǔ房。春华伸手去摸那微微翘起的rǔ尖,觉得好滑好嫩。阿香把一对肉球压到春华的脸部,他埋在两团软肉中,嗅到了阵阵的幽香。

    春华把阿香一对弹手的rǔ房又搓又捏,用嘴唇轮流吮她两粒奶头。

    阿香的rǔ头渐渐膨涨发硬。而春华的肉棍儿也被阿苹吮到十足的状态,是时候开始奸娇娃们的ròu洞了。

    春华令阿香躺在床沿,把双腿高高地举起。阿香修长美腿的尽处,是浓密的三角地带,yīn阜上的长毛拥簇着桃源ròu洞的入口。她早已春潮泛滥,流出大量的aì液,渗透大片黑森林。

    春华伸手把她的yīn唇拨开,小ròu洞湿淋淋的,滑腻的aì液沾满他的双手。

    阿香星眸半闭向春华说道:『华哥哥,小妹摆好姿势了,你快插进来呀﹗』春华挥舞ròu棒一挺而入,直插到底。阿香啊一声,紧紧把他的身体抱住。

    春华有节奏地慢慢抽送。阿香的yīn水非常多,从yáng具的榔围源源沁出,流湿了床单。春华的ròu棒一出一入,发出『卜滋』『卜滋』的声响。这声响和阿香的呻叫和成一曲催情的乐章。使得阿苹在旁边也看得脸红眼湿。

    春华叫阿苹头向里昂着嫩白的屁股跪在床沿,他一边玩阿香,一边伸手去摸阿苹的yīn户,祇觉阿苹的小ròu洞也已经湿淋淋了。又见阿香已经被他玩得如痴如醉,便粗硬的大yáng具从阿香的yīn户里抽出来,塞入阿苹湿润的小ròu洞。

    阿苹的yīn道生得浅窄,春华的yáng具一插进去就撞到她的子宫颈。阿苹本来已经动情了,这时被春华的大yáng具一冲撞,更是一发不可收拾,小ròu洞里冒出大量yín水,七情上面,已经到了欲仙欲死的景界了。

    春华眼见自己粗硬的大yáng具在阿苹光洁无毛的yīn户里出出入入,自然异常兴奋,再加上他的guī头和阿苹ròu洞里的子宫颈冲撞研磨产生一阵一阵的快感。他觉得guī头一阵痒麻,一股浓热的jīng液便从他粗硬的大yáng具喷出,灌满了阿苹的yīn道。

    春华把yáng具留在阿苹的肉体里歇息了一会儿,才慢慢地自然软出,翻身躺在两位娇娃肉香横溢的裸体中间。

    阿香和阿苹枕着春华的臂弯,依卧在他的左右。

    躺了一会儿,阿香首先爬起来,她趴到春华的身上,把他刚才在阿苹yīn道里发泄过的yáng具含入嘴里舔吮。接着阿苹也双手撑在床上,把一对丰满的rǔ房在春华的xiōng部和脸上轻轻拂扫。

    春华已经春风二度,yáng具没有很快抬起头来。但是阿香很耐心地咬着他的guī头,用舌头撩来撩去。终于使得软绵绵的yáng具又硬直起来。

    阿香爬起身,跨在春华身上,轻轻捏着粗硬的大yáng具,把她的yīn道套下去。

    春华不用花费半点力气,舒舒服服躺在床上享受着阿香迷人小ròu洞里的温软和舒适。

    阿香套弄了一阵子,显得有点儿力怯,阿苹便上来接替。阿苹一站起,春华刚才灌入的jīng液便溢出,沿着她的大腿淌下。阿苹也顾不得许多,把春华红光闪闪的guī头对准她一个洋溢着白色浆液的浆糊罐口,一下子塞进去。

    接着,两位女孩子轮流用她们的yīn道来取悦春华,最后,她们都筋疲力尽了。

    春华反而龙精虎猛,他把两个女孩子的肉体迭在一起,然后站在床沿轮流往她们的小ròu洞里狂抽猛插。

    把两位娇娃玩得几乎虚脱,才在阿香的yīn道里一泄如注。

    第二天,表叔来接春华走的时候,阿香和阿苹都大赞春华的确够强劲哩﹗春华讲完他的故事,在场男人们的yáng具都硬立了。估计女人的yīn道也湿润了。

    珍珍对两位妹妹说道:『纪文今晚可以把你们左拥右抱着睡觉,我却要被你们的老公前后夹攻。

    不过,趁现在未到上床的时候,你们还是先互相交换着玩吧﹗我和纪文在一旁做观众。』我立即响应,把妮妮一具白雪雪的娇躯拉到我的怀里。我太太也投身坐到春华的大腿上。

    妮妮认真地道:『姐夫嫌我任性,我现在很温柔了,你想把我怎么就怎么吧﹗』珍珍在一旁笑道:『三妹听叫了,二妹夫,你先请她吃香蕉吧﹗』妮妮果然很乖巧地溜到地上跪着,准备把我的yáng具含入她的小嘴里。我连忙把她扶起来,笑道:『妮妮,你一把我弄硬,我就要弄你了。这几天来,我总是匆匆忙忙地插进你的肉体,不如这次让我慢条斯理地玩玩吧﹗』妮妮笑着点了点头,侧身坐在我的大腿上,转过酥xiōng,把一对嫩白丰满的奶儿紧贴在我的xiōng部。

    我把她像抱小孩子一样地搂抱着,让她的头靠在我的臂弯,另一支手轻轻抚摸着她滑美细嫩的粉臀。

    望向我太太那边,祇见她双手箍着春华的脖子,两条雪白的大腿分开着坐在他的怀里,一对粉嫩的脚儿交叉地勾在他的背后。看来她的yīn道里已经插入着他的yáng具。春华的双手捉着我太太一对木瓜似的rǔ房又搓又捏。

    我太太扭腰摇臀,撼磨着她yīn道里的肉棍儿。这一花式我太太也曾经和我玩过,那时候她的花心与我的guī头踫撞研磨,真有说不出的快感。

    我把手伸到妮妮的xiōng前,捧起她的rǔ房,把嘴唇夹住她殷红的rǔ尖,然后把舌尖轻触她的奶头。妮妮又痒又舒服,连连地吁嘘着长气。与此同时,我另一支手又摸向她的yīn户,轻轻拨开光滑的小yīn唇,把一对手指伸进她的yīn道里。祇觉得里面暖烘烘湿淋淋的。

    我搅动了几下,轻轻地触摸了她的子宫jīng,然后把拇指在她ròu洞口的小肉粒轻轻揉拨。

    妮妮肉紧地把白嫩的粉腿夹紧,手儿握住我的ròu棒子。伸长着脖子,在我耳边轻声说道:

    『二姐夫,我就要被你折磨死了,快把你这肉棍儿给我吧﹗』我并没有实时把yáng具塞入妮妮的yīn户。我把她的娇躯放在沙发上,然后向着她脚的那边俯卧下去。把头埋在她两条粉嫩细白的大腿之间,嘴对着她那具光洁无毛的yīn户吻下去。

    嘴唇亲吻着细嫩yīn唇,舌头伸进了ròu洞。妮妮也把我的yáng具衔入她的小嘴,温软的唇儿舔吮着我的guī头。

    时而深深地含入,用灵巧的舌头搅弄。时而祇咬着guī头,用舌尖卷舔。

    我的yáng具暴涨了,阵阵酥麻从guī头传来。为了充份享受这种快感,我暂时停止对妮妮yīn户的刺激。抬起头来,仔细欣赏着妮妮的嫩腿和脚儿。妮妮大腿的内侧细嫩得吹弹得破,一对小巧的嫩脚儿肉质敦厚,脚趾齐整。很惹人喜爱。

    我忽然想起,这两天来虽然曾经在妮妮的yīn道和肛门里发泄过,可尚未试过把jīng液射进她嘴里。于是我亲吻着妮妮的脚儿,使自己兴奋起来。终于喷了妮妮满嘴jīng液。

    妮妮把那jīng液全部吞入到肚子里去。然后继续舔吮着我的肉棍儿。我得到快活之后,也专心地舔吮妮妮那洁白可爱的肉桃子。

    妮妮兴奋起来,更加肉紧地吮吸我的guī头。

    说也奇怪平时我与太太在一夜之间玩过一两次之后,总要隔天才能够恢复坚硬。但是这两天以来,我回气特别迅速。像这次亦然,我的yáng具虽然宣泄过,却没有在她的嘴里软下来。大概是因为交换伴侣这一玩意儿实在太刺激了吧﹗妮妮终于由吮着我的肉棍儿哼哼声,演变为把guī头吐出来娇喘吁吁呻叫着。

    我转过身来,和她面对面地卧下去。妮妮连忙握住我的肉棍儿,把guī头牵到她的洞口,然后把手抽走,使我的yáng具整条塞入她的yīn道里。

    我一边奸着妮妮,一边留意我太太那边,这时我太太已经骑在春华的上面。

    她一上一下地舞动着柳腰,使他的yáng具在自己的ròu洞里进进出出。我太太平时和我性交的时候仍有一些矜持的保留,但经过这次交换伴侣的活动,看来已经把她豪放的一面完全暴露出来了。

    她一边玩,一边也望着我在奸她的妹妹。当她发现我也在看她时,并没有像昨天一样怕羞地逃避我的眼光。

    而且笑着拿起春华的手到酥xiōng上抚摸那一对尖挺的rǔ房。

    在她们三姐妹当中,要算我太太的rǔ房最美丽了。珍珍的rǔ房虽然比我太太的大,摸下去软绵绵的,非常丰满。但比较下垂,不像我太太的那么尖挺,而且奶头微微向上翘起。妮妮的nǎi子也很尖挺,摸下去很弹手。

    却不及我太太的奶儿那么柔软而富弹性。

    这时,春华肉紧地把我太太搂住,使我太太的rǔ房挤贴在他xiōng部。

    看样子正往我太太的yīn道里注shèjīng液。我太太臀部的肌肉也一张一缩。平时我在她肉体里shè精时,她往往也是这样收缩着yīn道的肌肉使得我更有快感。果然,过了一会儿,我太太离开了春华的身体,她的yīn道口和春华的guī头上都沾满了白花花的浆液。

    她们一起进浴室冲洗了。我也把粗硬的大yáng具加紧在妮妮的ròu洞里横冲直撞。

    妮妮兴奋得高声浪叫起来。纪文和珍珍走过来,每人扶着她的一条嫩腿,向上高高举起,使我更方便把guī头直捣她ròu洞尽处。

    一会儿,我终于在妮妮欲仙欲死的状态下把jīng液灌注在她那紧窄的yīn道里。

    小息了片刻,我才把yáng具拔出来。祇见妮妮那可爱的ròu洞里洋溢着一口半透明的浆液。

    我把她小巧玲珑的娇躯抱起来,向浴室走进去。

    妮妮媚眼半开,望着我笑道:『二姐夫,你ròu棒子上浆液涂到我的屁股上了呀﹗』我俩舒服地浸在浴缸的温水里。妮妮突然触景而发,主动的向我讲起了一段她到温泉乡旅游的故事。

    那一次使妮妮难忘的经历是开始于一个夏天快将完结的季节中,当时妮妮老公不在香港,妮妮约了老朋友叶小姐,我们计划到她们已经很久没有去的日本温泉胜地旅游。

    不过妮妮实在意想不到,这三天的假期是如此渡过的。

    妮妮虽然已经是一位家庭主妇,但是讲到身材这方面,她自认绝对是比她那个还未嫁人的老朋友叶小姐还要标致的。

    当日的大气实太闷热。在家中无聊之际,妮妮撰择了条yín贱加性感的底裤,她把它穿上雪白而幼滑的臀部,此际她突然感觉有所需要,于是便用手指轻轻抚摸她那处娇嫩的两片嫩肉﹗当妮妮开始有所感觉,突然电话啊了,原来是叶小姐的电话,她说有位亲友突然遇上意外的事故,所以她不能按计划和妮妮一同去旅行。

    这消息实在令妮妮很不开心,这是非常可惜的事,她本来一心一意准备可以出发,行李亦已整理好,如果因此事取消行程,实有点不甘心。

    『不能就这样算了﹗就是祇得我一人,我亦要去旅行﹗』妮妮想了一会儿就独自飞到东京机场,又坐了一段很长时间的火车,开始了妮妮的旅程。

    本应同叶小姐来玩的车站终于到了,可惜下车时祇有妮妮一人。这车站很小,但是不论游客的脸上,甚至空气之中都充满着一种轻松的休闲气息。

    妮妮首先要做的事是需要找间旅馆休息,于是便去了介绍观光地点资料板前,两只眼睛集中精神注视之际,身后突然传来了一把很有男性味的声音说﹕『小姐想找什么东西呢﹖你准备去那里呀﹗』妮妮转身一看,是一个挂着背囊的旅行家型之男人。他约莫三十来岁,一身简单的运动衣服,无论从那一个角度望他,都觉得他是一名令人动心的有型男仕。

    妮妮告诉他坐在找个住宿的地方,他对妮妮说道﹕『我也是在找今晚留宿的旅馆,因为今晚我要去温泉那边旅行。』世事有时就是如此的戏剧化的,偶然的事,妮妮竟和他不约而同选中了同一间旅馆留宿从那里乘已士实在不方便,所以妮妮便和他一起坐出租车往旅馆,在车厢里谈话的时候,妮妮在想﹕如果在这三天旅程里,可以跟他一起玩便太好了﹗因此,妮妮便在交谈中跟他眉来眼去,当然啦﹗自己一人旅行实是太寂寞了,妮妮怕自己忍不住,所以有意勾引他,而他也开始好像感觉到妮妮的说话里的含意了。

    到达了旅馆,他们一齐去接待处,当侍应问妮妮们要几多间房的时候,他回答祇要一间,妮妮好像和她心意相通似的,立刻同意要间双人房便可以。

    奇怪的是妮妮和他都没有觉得有什么唐突的感觉,而且他更在侍应员面前叫妮妮做『老婆』,而妮妮也很喜欢他这样的叫法,觉得很亲切,事后他立即对妮妮解释,妮妮才明白,为甚么他这样叫她,原来这旅馆有个规定,也就是拒绝单身旅客租用房间的,而且不单是这间,这一带所以的旅馆都是这样的。

    来到温泉旅馆之后,第一件事,当然是去享受一下露天温泉的滋味。

    妮妮慢条斯理地到旅馆山脚下的一个露天温泉水池,这里四周十分清静,一个人影都没有,于是妮妮全身有丝不褂的浸在热水之中,仰望天空,真是人生一大乐趣,妮妮那肥肥白白的丰满xiōng脯浮在热水之中,温暖的泉水流过妮妮下体,使妮妮那处不禁发热起来,妮妮已有点忍不住的感觉了,于是拿着毛巾向下擦妮妮那发痒的地方,轻轻的擦了一会儿,那种感觉实在太微妙了。

    满足地洗个够痛快之后,便返回房问,打开门便看见那男子独个儿在饮啤酒,他请妮妮也喝一点,兴致之所至,妮妮于是亦跟他饮起啤酒来。

    如果是平日的话,一支半支的啤酒对妮妮来讲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可是现在是正午的时候,还有刚才洗完了一个温泉浴,狂饮那冰冻啤酒妮妮就会很容易醉。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