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bingtangxueli.site

公主被自己的父皇和哥哥做了,公主被皇兄打哭了

发布时间:2020年2月20日 19:30:36

她是公主,被自己的皇兄
快穿里有公主与皇兄cp

张婷婷老师是赵探大学时教授身边的助教,端庄漂亮,一颦一笑都带着大家闺秀的风范。赵探公车系列卧张婷婷老师只是一时兴起,他自诩不是一个电车痴汉,但是却碰巧看到电车痴汉在非礼张婷婷老师。

那天她穿着白领职业装,头发挽起,露出形状漂亮优美的脖子。领口开得不高,但胸前浑圆拥有天生的优势,包裙衬得后翘。这样的美女,在电车上是很容易被当做目标的。

显然张婷婷老师很少坐电车,被一个猥琐的男人从身后抚摸屁股时,她脸上有一瞬间的惊慌。赵探看到了,本想过去阻止,却又想看看张婷婷老师会有什么反应。

张婷婷老师雪白的香腮飞上一抹红霞,她惊慌左右看了看,最后用求助的目光看着赵探。她身体微微颤抖着,大概是那个公车痴汉摸得太过分了,张婷婷老师眼中袭出晶莹泪水。

美人梨花带雨的模样特别好看,赵探心动了。

他是一个胆子特别大的人,打定主意要尝一尝张婷婷老师的滋味儿。说做就做,赵探大步走过去,一拳把心怀不轨的公交痴汉打翻在地上,把张婷婷一把拉入怀中:“你在对我女朋友做什么?”

那公交痴汉吓了一跳,大概是被周围的人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公交痴汉等车挺稳以后,连滚带爬跑了。

p>张婷婷依靠在赵探的胸口,颤抖的身体渐渐平缓下。她抬头想感谢赵探,却发现他目光火热瞧着自己。联想到刚才的事,张婷婷俏脸一红。想要挣脱赵探的怀抱,却发现他的大手正在自己身上游移。

不由得气得脸又红又烫:“你放开我!”

这时候人已经下了很大一波,公车立刻空荡了下来。赵探抱着张婷婷坐下,正好让张婷婷的翘臀压在自己重点部位上。

感受到那根又热又硬的东西,张婷婷窘迫极了,她羞涩又气愤:“赵探,放我下去,小心我告诉教授!”

这是个很要面子,外强中干的女人。

在刚才公交痴汉一事上,赵探就看出来了。赵探笑眯眯威胁张婷婷:“我把刚才你享受那流氓抚摸的样子都拍成视频了,你敢告诉教授,我就发出去。”实际上,赵探什么都没拍。

张婷婷哪里知道,一边骂赵探无耻,一边忍受着赵探的抚摸。她是一个极敏感的女人,赵探的手从裙子里伸进去,一直在底裤那儿抚摸徘徊。酥酥麻麻的感觉从抚摸出,一直蹿上背心。

张婷婷的反应很生涩,完全不是赵探这个花丛老手的对手,很快就瘫软在赵探的怀中。瞧着张婷婷老师气喘的模样,赵探觉得时机成熟了。整个公车上,人已经下光了,此时已经是夜里。二层很少有人上来,赵探大着胆子扯掉了张婷婷老师的内裤。在对方的惊呼中,竟然在公车上冲刺起来。

直到这班车开到终点站,赵探才草草结束。抱着软成烂泥的张婷婷老师,打算换个地方继续开始。

就这样,赵探的花丛生涯中,又增添了张婷婷老师这一朵娇花。直到赵探毕业,都还和张婷婷老师维持着超越师生关系的行为。不够隔三差五,赵探就会约张婷婷老师去坐末班公车,继续公车系列卧张婷婷老师的情节。

“老师真的好大,蹭的好难受,要是再进去一点儿就好了。”

同时又想:“老师平时一个人,会不会憋的很难受呢?”

本来她身体就难受,再这么一想,脑子不禁有些迷糊,睡梦中也不知道是真难受,还是产生了那方面的想法,一个劲儿往李明身上蹭。

这一宿可真苦了李明,面对睡梦中躁动不安的林柔柔,下边的小伙伴都硬的发胀,真有种想要占有的冲动,但是最终还是控制住了。

倒不是说李明这人老实,而是林柔柔总归是自己的学生,在他心里包裹着一层束缚。

要是将被窝里的女人换做别人,怕是早把小伙伴放进了温热泥泞的山谷,感受那一份逍遥快活。

就这样,转眼到了第二天,跟自己的学生睡觉不是啥好事儿,所以李明起的特别早,当时林柔柔还在睡熟中,这时候他惊讶的发现,床单上竟有一片温热的湿润。

李明以为是自己泄了,慌忙把手伸到了下边,结果一点儿都不湿,敢情是林柔柔的。

一大早发现这个,李明着实不淡定,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在了林柔柔身上。

林柔柔睡觉不安生,那边的被子掀开了一半,胸前的饱满一览无遗,特别是那颗隐约透露着嫣红色的凸点。

李明暗暗咽了口唾沫,暗道:“这小妮子可真够诱人。”

帮林柔柔掩盖之后,李明便急匆匆的起床了,憋了一宿,尿急的很,来到了院里的厕所。

也就在李明从厕所出来后,正房里忽然传出了一阵很奇怪的动静,像是一个女人在挣扎,同时声音又特别小。

抱着好奇,李明便凑了过去。

敢情正在挣扎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林柔柔她妈王桂花,此时正被一个黑瘦的男人使劲儿的按着,撕扯着衣服。

“柱子兄弟,你……别这样。”王桂花抱着胸口拼命挣扎。

“桂花,你男人搞了我老婆,搞你一下能咋地,你下边可都水汪汪的了,快让我弄弄。”

一边说,那男人一边扯着王桂花的内裤,手一个劲儿往饱满的胸脯上抓,王桂花反抗的厉害,但哪儿有男人力气大,很快就被弄的一丝不挂,狠狠的扔在了床上……

>>>>《乡村男支教》在线阅读<<<<

九十二、我不能没有妳/你(7) 「答应我,不要再想这件事了。吴青青也没事,至少到目前为止我没有听到关于她的任何消息,就是好事。」
沈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余楠靠过来,捧着她的脸对她笑了笑,又揉了揉她的脸,就拉着她出门。到了医院,询问到病房,两个人进了VIP房就看到萧天啸和躺在病床上的妻子有说有笑的样子。
萧天啸看到余楠高兴地迎上去,收下礼物就请他们坐下来闲聊。
余楠客气地和萧天啸的妻子寒暄了几句,萧天啸的妻子趁机拜託余楠多给她丈夫几天假陪她,余楠看似大方地说:「萧太太生产这么大的事,他自然是能请假了,既然有假爱请几天就请几天,不过我们的工作是责任制,届时回来公司恐怕就会非常忙碌了。」
他这么一说,萧天啸也不敢说要多请几天,摸摸鼻子转移话题,说起他老婆当时生产有多紧张多紧急的事。他说得仔细,加上萧太太在旁边补了几句,听起来特别惊心动魄,听得沈星害怕。
过没多久,护士推来了孩子,说是要餵奶了,请其他人迴避,余楠才站起来打算先告辞,萧天啸在旁边不忘叫两个人多加油,说余楠再不快点生,说不定以后孩子带出去就像是爷爷在带孙子。
萧天啸这话可是夸大了,实际上余楠的外表看起来也不过三十出头。他白了一眼萧天啸。萧太太知道丈夫失言,赶紧说:「唉呀!不要有压力,顺其自然就好,趁现在好好玩,等有了孩子忙都忙死你。」萧太太人温柔说话又中听,沈星对她点了点头,觉得两个人可能会很投缘。

「等你们出了月子,办满月酒我们再来拜访吧!你们先忙。」沈星说道。
两个人出了病房,余楠像是想到什么,问她:「妳上次月事来是什么时候?」
其实他一直有在注意她的月事,因为他总觉得沈星在月事来的前一阵子在床上特别热情。
沈星想了一下,「上上个月底。」
「那上个月底来了没有?」
沈星一脸大事不妙,「没有。」她本来就想这几天要去买验孕棒,可一直忘记。
「既然来了,就顺便挂妇产科?谘询看看该怎么助孕也好。」
「……」沈星紧张地看着他,她这辈子还没看过妇产科,想到突然要去就觉得害怕,「先回家自己验看看吧?万一虚惊一场岂不是很尴尬?」他是不是被萧天啸刺激,在紧张自己以后生孩子像爷爷带孙子?
「来都来了就顺便看看啊!现在是平日,人又不多,又有我陪着妳,妳算算看妳都已经有十几天没来月事了,也应该看医生!」余楠拉着她的手去挂号。
沈星想也没想到今天竟然会顺便来看妇产科,紧张得整个人魂不守舍。
两个人挂完号,坐在门诊外的椅子上等。
「你说,万一我没怀孕怎么办?」
「那也没关係啊!又不是一定要怀孕才能看妇产科。」
「你不会失望吗?」
「我们才结婚多久?干嘛要失望?只不过我们有了共同的目标,来谘询或者做个健康检查也好。」余楠笑了笑,握住她的手,企图安抚她。
待跳到沈星的号码时,沈星战战兢兢走了进去,她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余楠,发现他一脸严肃,看起来似乎也有点紧张。
医生照惯例问了几个简单的问题之后就让沈星躺在超音波檯上,沈星的手脚都冰冷起来,呼吸急促。
医生过来帮她照腹部超音波的时候很专注,一开始一句话也没说,只是看了看。

医生,怎么样?」沈星忍不住问,再不问就要憋死她了。
「这里是妳的卵巢,这里是你的子宫,妳看这里有一个点,看到没有?」医生将点放大。
「有……」沈星专注地看着那个点,余楠的手悄悄过来握住她的。
「这是胚囊,恭喜妳怀孕了。」

九十三、我不能没有妳/你(8) 两个人听到医生宣布的时候,都愣了一下,随后余楠的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笑容,笑得眼睛都瞇起来了。沈星倒是很镇定,她弱弱地问了医生一句,「几週了?」
「六週。」
出了诊间,余楠拉起沈星的手牢牢地牵在自己手里。
沈星抬头看他,余楠也正笑着看她。
「等会想吃什么?」余楠温柔地问。
沈星摇了摇头说:「不饿。」
余楠看她脸上的表情木木的,问她:「妳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有点不敢置信。」
余楠捏了捏她的脸颊,沈星呼痛。
「现在相信了没?妳要当妈妈,我要当爸爸了!」他把手放在她的肚子上。
「你很高兴吗?」沈星感觉到肚皮上一阵热气。
「当然高兴啊!即将有一个小萝蔔头绕着我们打转!不过,如果是儿子,就把他丢给老头养好了。」
「为什么?」
余楠没有回答,只是牵着她的手往前走,到了地下停车场的时候,他在发车,才突然说:「我比较想要一个长得像妳,会撒娇的女儿。」
沈星坐在副驾驶座,看了看他,笑了。
一开始是不敢置信,现在觉得自己幸福得快要被淹没。
「我要吃你上次让人送来的那个奶皇豆沙包。」
「是,遵命。」
余楠先用手机查了地址,到的时候看到门口大排长龙,先是皱了一下眉,想办法找到地方将车子停好。
沈星看到阵仗,不好意思地说:「人这么多,算了吧!也不是非吃不可。」
「没关係,妳在车上等,别下去。」
余楠下车走进人群里,先是走到店里看了看,又出来跟着大家排队。人群行进得非常慢,半个小时过去了也不见有前进的意思,沈星坐在车上很担心,怕他排队等太久心里不高兴,一般这种事怎么可能轮得到他来做。
又过了半小时,眼看前面还有十几个人在排队,余楠突然叫住一个擦身而过的人,不知道和他说些什么,两个人就走到一边去了。
过没多久,余楠回到车上,把袋子给她。沈星看了看袋子里的东西足足有三盒那么多,睁大眼睛,「你和他说了什么?」
余楠得意地笑笑,「我说我付他五倍的钱,叫他让给我。」
「……」
余楠轻鬆地开着车,回到家,沈星迫不及待要吃奶皇豆沙包,大口大口狼吞虎嚥地吃,差点噎着,管家赶紧替她倒了杯水,为她顺气。
「以后做菜全部照太太的喜好煮,想吃什么就煮什么。」
管家恭敬地答应下来。
「还有以后买菜的时候注意要买有机的,家里多备点零食点心。」
「是。」

最新文章